首页 > 读书心得 > 正文

送给亲爱的爸爸妈妈![路遥迢]

来源:福泉G网 发布时间:2020-06-28 21:47:32

这也许是个最好的时刻。我得留着我的清醒,用手推开黑甜乡的诱引!因为这是我唯一的机会,自己到自己跟前来领罪。                                    ——忏悔     一:小时候心中的恶魔       我乘坐一艘小小的船只来到母亲的身边,灵魂正在进入那小小的生命体里。“这是你的选择吗?”天使问,“放弃了当高贵的天使,而择决当一个人类?”我说:“天使没有爱……”于是,我在几个月后正式地来到这个人世间。第一眼看见的是爸爸的笑容,第二眼看到的是妈妈的眼泪。       我的成长历程是非常的美满,一个幸福的家庭和什么都不缺少的环境。这并不是说我家很富有,但至少不会缺吃、缺穿、缺住、缺玩……再加上短短的七年,我们家又迎来了一个小小的生命,他是我们的宝贝,我带着极为高兴的心情去接纳他!他和爸爸、妈妈一样,是我心中至高无上的家人,没有人比他们来得更重要。       在我渐渐成长的过程中,我慢慢发现了心中的小恶魔,这是曾身为天使的我不曾有过的。但我还是将这只小恶魔给压在我的心里,我真后悔当时没有将它除掉,这只恶魔将带来的则是不可泯灭的罪恶。对于一个并非很富有的家庭来说,努力地赚更多的钱让妻子和孩子过得更加幸福成了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因为妈妈刚生了弟弟,婴儿是离不开母亲的,所以家庭的一切支出都由爸爸来承担,这无非使他的责任更加重大,使得他不得不更加地去努力、更加地去拼搏。但任谁都无法想像到的是父亲的更加努力和母亲的母爱大多集中在刚出生的婴儿身上时,这个才七、八岁的身体在束缚减小的情况下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恶魔爆发了出来,他的灵魂正一点点地被恶魔腐蚀着……导致这个生命体的第一次堕落。       这只恶魔教会了我在家偷东西,第一次拿几块钱没有被发现更是为这只恶魔带来更好的腐蚀空间,这个身体已经开始学会露出诡异的笑容。接着后面的时间里,看见钱就拿成为了理所当然的事,这双手早已被污秽了,脏得令人呕吐。在事情的演变下,终于被父母知道了孩子的不对劲。一次偷窃,被父亲逮住了,气急的父亲用棍子狠狠地抽着这个软弱的身躯,一下子,恶魔受伤了,被天使的善良所打伤,我哭了,真的哭得很伤心,甚至有过拿起刀刺进自己胸膛的想法。但我做不到,母亲轻轻亲吻我的额头问我这里痛吗?那里痛吗?两颗硕大的眼泪从我的眼里滚出,滴在手上、脚上,其中也包含着母亲的眼泪,这一刻,痛的不是身体,而是心。就这样,父亲威严的形象在我心中高高竖立起来了,这是我所看到的父亲,一个坚强而又不把脆弱显示出来的人同时,这也是我第一次了解到的两种不同的爱,而每个人都会在这两种爱中成长。   二:萌生的异变   我对父亲的威严感在日积月累当中逐渐成了恐惧感,我害怕父亲的生气,我害怕父亲的责骂更畏惧父亲的“爱的教育”。这以致我那幼小的心灵渐渐不敢对父亲深谈自己的心里话,有了什么矛盾,基本上都只找母亲诉说或压抑在自己的心中,这养成了一种病,是恶魔所留下的诅咒:家庭式自闭。我变得在父母面前很少谈说自己的事,甚至当客人来时,因惧怕说错话而不敢开口与人交谈。如果这样一直延续下去,我也许能慢慢地去抹杀恶魔的诅咒。但似乎我的想法太过于天真了,恶魔的诅咒还在延伸,并没逝去它的威力。弱小无知的我发现了这个圈子,这是一种表面极其艳丽无比的花朵。这是我对这个圈子的初步认识,知道它很美丽,但周围仍释放着浓而厚的危险气息。我,逃离了!       被恶魔所污秽的我已经不再是天使了!我的性格、一些兴趣爱好也同时被扭曲了,我无法相信自己的改变竟是如此的明显,我害怕自己,不敢再真实地去面对,就比如将立在自己面前的平面镜扭曲成球面镜,这样所看到的自己成了抽象的,不再那么地真实。我笑了,又一次如恶魔般的诡异笑容。失去理性的我带着恶魔的祝福再一次伸出我那邪恶的双手,这一次,我的灵魂更加的污秽,几乎已经被腐蚀的差不多了,我几乎任由自己堕落。就当我差一点成了恶魔的食物,差一点恶魔就可以以胜利的姿态复活之时,我的父亲,一位伟大的圣者又再度出现,他又以严厉的姿态将恶魔泯灭,将我的灵魂从黑暗之中拯救出来,这一次父亲用圣水为我洗涤了污秽的双手,用圣言弥补了我被腐蚀的灵魂,我又哭了,用我的眼泪和父亲的圣水将灵魂洗净,我又再度展开犹如天使般的翅膀。这一次,恶魔输了,它带着诅咒消失了。   三:父母的笑容   我跟恶魔几年的狂战结束了,这个家庭变得比以前更加和睦,父亲依旧整天忙忙碌碌,我也开始踏上中学的旅程。每天的日子是快乐的。这段时光里让我有了父亲真实笑容的记忆,犹如我的出生一般,即使再苦再累,我和弟弟的健康成长成了父母的欣慰。我的家庭和别人的家庭一样,并没有多少区别。爸妈都很疼爱我,也都很关心我,这让我也十分的敬爱他们。   我的父母和别人的父母一样,都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孩子营造一个最好的生活环境,同时也不时地为自己孩子的将来着想着,希望能看到他们的将来是美好的,不要再有任何缺憾。我说过,我的生活中有两种不同的爱:从来不给我太多太大的压力,只希望我在学习上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就好,这是父亲的爱。十分地关心我的成绩,每次考差时都恨铁不成钢,责怪自己没有多少文化去教导孩子,(这也成了我努力学习的动力),这是母亲的爱。我的生活中一直都有这两种温暖的爱保护着我,但我到底还有什么不知足?我的努力总是不够,完全无法来回应我的父母。在这点上,我就无法比上我的弟弟,他聪明能干,机智进取,这完全做到了我的不足。我竟会对自己的弟弟萌生妒忌,妒忌弟弟的才智。   四:踏入恶魔的领域   我对于个美满的家庭到底有什么不满?我试图将它找出。但也许它是我内心的脆弱,每当我快要抓住它时,我内心总是会颤抖,然后就会放弃对它的追逐,直到有一天我才明白,我所不满的理由。它很可笑,它很荒唐,它竟是我弟弟的存在;它竟是一个悔恨,恨自己的成绩为什么总是如此的差劲;它竟是一种疑问。为什么我无法下决心去更加努力地学习?我狂笑,我笑自己的愚蠢,竟不曾发觉翅膀上的羽毛开始发黑,父亲所设下的防护膜也正逐渐消逝它的威力。我隐约能感觉到有强大的恶魔在向我招手,它似乎正在瞄准时机,侍机将我的灵魂再度腐蚀。   上了中学,我迷上了上网和电玩,本来成绩就不是很好的我更是一落千丈。母亲的笑容也越变越少。就算有也只是因为弟弟的突出和可爱。就连父亲也是一样的。我看得出来,虽然父亲是说尽力就好,但他心里却十地焦急。他并不是担心我考得不好,他要交多少多少钱,而是担心我的未来怎么办,是否能过得好?我心里明白,同时也伤心,我似乎无法做到那么地努力。此时,父亲为我设下的防护膜在经过若干年的折腾已犹如纸般薄。恶魔似乎就在等待这一刻的到来,他欲将包裹在薄膜里的我完全毁坏。就这样,我一步一步地踏入恶魔的领域。   我不便说出我的过错,只能说我的行为在别人眼中是异类,是一个极大的罪恶。当我站在这个领域的边缘时,父亲又知道了。经过这几年的忙碌,父亲显得有些憔悴,他已没法再度以他的神生出现。但他的慈爱,他的关怀又一次将我拉回去。但似乎已经不行了,我一边对着父亲的慈爱,一边背着它继续向前。我知道他的关怀,也知道这是一条不归之路,当我走到这个圈子的圆心,我也就完了。但好奇心加上恶魔的诱惑使我停不下脚步,终于离开这个圈的边缘,我踏入了第二层。   五:真爱永恒   父亲的头发白了很多,母亲的叹气声也越来越多了。这不是这个年龄段该有的发展,我心里已经很明白了。   父亲没有放弃,他依然抱着我会回头的信念,他依然想要将我从恶魔手中救出。他对我说:“爸爸和你妈妈即使老了,不需要你来养,但是希望你和弟弟都能过得很好。不管你们再怎么不好,你依旧是我们的儿子。只要我们还在世上一天,就会担心你们一天。只要你能走出误区,依旧什么事都没有,你仍然是我们引以为豪的孩子!”   我,哭了……眼泪,并不轻弹。   但是,我摔倒了。一个跟头栽进了圆心边缘,我恐惧了,无法自拔,心里有想着要逃离出来,但无法走出。再一次,我放弃了自救。又一次我伤了父母。   很严重的,母亲在一旁默泣。父亲失去理智地拿皮带抽我,我第一次看见父亲哭了。我也哭了,并不是皮带打疼了我,而是因为父亲他哭了。我感受到父亲的心在流血,而这个伤口正是我用刀刺进去的。父亲又对我说了许多的话。包括他的过去,他的人生。他告诉我只要我还没有踏入这个圆心,他依旧不会放弃,他依旧会对我伸出手来拉我。为了我和弟弟,甚至愿意付出他的生命。我再次哭了,哭到眼泪都干涸了。他这次是真正的将我带离了这个恶魔的领域。他又再一次战胜了恶魔。我发现,爸已不再那么强壮,已经不能更加地守护我了。这次我走了出来,但若再度遇上恶魔,爸爸也没法替我将其赶走,但我坚信,我不会再堕落了。父亲用他的双肩,托起了我重生的起点,再过不久,我也将成年,结婚,生子。等到那时,我也将会用我全部的生命像父亲那样呵护我的子女,所以我不再懦弱了。我会站出来去争取守候爸爸和妈妈的笑容。   爸,妈。我爱你们,我愿意让七色的花朵洒满我们的家,让爱的种子一直延续,一定…一定…
通过式抛丸机 www.hstpaowanji.com